中美科学家西子湖畔论世界科学界诚信,学术不

作者: 科学科技  发布:2019-11-02

■本报见习记者 张晶晶 记者 陈彬刚刚过去的一个月里,哈佛大学一名心理学教授因学术不端行为遭离职一年的处分。而就在该消息发布的前几天,哈佛大学100多名学生因在期末考试中有作弊嫌疑而被调查。《自然》杂志的一篇报道显示,科学性杂志论文回收数目在过去10年中增加了1200%,其中一半是由学术不端导致的,而发表的实际论文数量只增加了44%。由此可见,学术不端行为已经成了一种学术疾病。“种种学术不端行为不仅违背了科学精神,同时也挫伤了大众对于科学权威性的尊重。”在近日于浙江杭州举行的第三届中美科学道德诚信案例研讨会上,美国科学促进会科学责任、人权及法律项目主任马克·弗兰科尔表示,科研工作者端正学术行为对科学和社会都是有益的。罪:引发诚信危机“在借鉴、参考、综合不同学者学术理论的基础上,得出自己的结论,这几乎已成为现在学生写论文的基本模式。”浙江大学法律专业一位本科生表示,大学生普遍对抄袭的范畴很模糊,以致写论文时无法跳出传统的思维模式。中科院院士、《中国物理快报》副主编王鼎盛给出的数据显示,2001~2010年的10年间,《中国物理快报》共发表论文8425篇,其中被举报有不端行为的论文共22篇,经查证确有学术不端行为的共计17篇,占发表论文比例的0.2%。“这一数字对不同人群来说具有不同意义。”王鼎盛指出。对公众来说,0.2%的比例似乎没那么严重。但对大学校长来说,一个研究所或学校每年可能有上千篇文章,每年有两篇出问题的话,如何处理相关人员,就会是个很头痛的问题。在中科院院士饶子和看来,中国改革开放30余年,学术上本应进入收获的季节,但却滋生出学术不端的“毒瘤”,甚至不时传出知名教授、校长涉嫌抄袭的丑闻。这些现象的存在,令大家的心理承受底线越来越低。因:追逐利益所致“科学家现在能得到的资助非常有限,所以必须经过激烈的竞争来争取资源。这最终可能导致科学家的行为与科学的严谨、客观相悖。”美国欧道明大学心理学教授菲利普·朗莱斯指出。西安交通大学副校长卢天健认为,致使科研工作者铤而走险的原因是对最大利益的追逐。在《科学》、《自然》等著名期刊上发表文章所带来的回报常常是巨大的。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马克·弗兰科尔也强调了利益对于学术不端行为的驱动作用。他说,美国许多科研人员的项目资金来自企业,但企业利益有时是同国家和社会利益相悖的,这对科学家的道德诚信形成了极大挑战。“年轻科研工作者面对这种环境往往会手足无措,因此我们会关注导师如何给学生作这方面的准备。比如,不该给年轻科学家增加压力,而是应尽力让他们对做正确的事情更敏感。”他解释。罚:严惩更需教育科研诚信是人类精神的一部分,更是科学本身的组成部分之一。菲利普·朗莱斯的这一观点得到了与会专家的一致认同。马克·弗兰科尔指出,尽管在处理学术不端行为时不能低估规章制度的重要性,但最终仅有规章制度还是不够的。“浙江大学也出过几次这样的问题。对于学术不端的现象,除了要从制度建设上杜绝,一旦发现,处理一定要坚决。”中科院院士、浙江大学校长杨卫说,“出一件就要严肃处理一件,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学术上不端正的人。”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黄伯云所言:“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学术不端行为,就像体育界反兴奋剂、政府反腐败一样,应对学术腐败行为实行‘零容忍’。”但如何从源头遏制学术不端?马克·弗兰科尔认为,只有教育才能培养科研工作者端正的学术行为和习惯。就科学道德教育这门课的上法而言,不仅要有“言传”,更要有“身教”。这种说法得到不少与会者的呼应。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教授梅丽莎·安德森认为,如果发现年轻的科研人员有学术不端倾向时,有经验的科学家应该立即站出来,不要因为压力而导致他们做出令其后悔终生的行为。“很多学生不清楚科学道德是什么,到了大学以后我们突然告诉他们,这是不合理的。”饶子和认为,“应该从幼儿园开始,由家长、小学老师来告诉他们,而不是到了大学再来接受道德教育。”《中国科学报》 (2012-09-27 A1 要闻)

“仅仅在过去的30天当中,我们就曝出两大事件。第一个事件是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因学术不端行为遭到离职一年的处分。就在消息发布的几天前,哈佛大学100多名学生的期末考试中有作弊嫌疑而被调查。”9月21日至22日,在浙江杭州的西子湖畔举行的第三届中美科学道德诚信案例研讨会上,美国科学促进会科学责任、人权及法律项目主任MarkS.Frankel表示,科研者端正学术行为对科学和社会是有益的。本次中美科学道德诚信案例研讨会汇集来自中美两个科学界的高端人士,在两天的讨论中,大家一致认为学术不端行为不仅存在于中美两国,而是全世界共同的问题,需要科研人士共同来探讨,需求最好的解决方式。南开大学原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饶子和发言时称,中国改革开放30余年,学术上本应进入收获的季节,但是仍出现了学术不端的毒瘤,甚至出现知名教授、校长抄袭的丑闻,这些问题令大家的心理承受力越来越强,其中存在着利益的冲突。“应该守住道德诚信防线,让学术不端之毒瘤得到遏制。”饶子和也建议,大学来教育道德诚信有些为时已晚,应该从小开始加强这方面的教育。这一建议得到了与会人士的认同。一位浙江大学法律专业本科生表示,大学生普遍对“抄袭”的范畴很模糊,身边的同学们在做学科论文时都无法跳出传统的思维模式,都是在借鉴、参考、综合不同学者的学术理论的基础上,得出自己的结论,“这几乎成为了现在学生写论文的基本模式。”中国科学院院士王鼎盛提到了“烟草院士”,认为这是学术界具有代表性的利益冲突案例。“科学家应该对社会负责任,虽然‘烟草院士’通过提升烟草技术降低了烟草的危害,但同时也令更多的人吸烟,实则是危害社会。”王鼎盛表示。对此,一位中方学生提出了思考,学术研究是否能够独立于社会,或者改变社会责任感。王鼎盛还表示,学术不端多多少存在一些利益纠纷,就如同考试带纸条一样,大家其实都知道不该带,但是别人都带,如果自己不带,考试分数不如别人,这就存在了利益的问题。西安交通大学副校长卢天健介绍称,《自然》杂志上曾有一篇报道说,科学性杂志的论文回收在过去十年增加了1200%,其中一半是学术不端导致的。而实际上发表论文数量只增加了44%。这一组数据表明,学术不端行为已经成为了一种学术上的“疾病”,不仅仅是在中国,也在美国,在世界的各国都是这样。在科学界为什么有这样的事情呢?卢天健认为,因为有巨大的回报,在某些期刊上会发表比如说《科学》、《自然》杂志上发表是有巨大的回报的,所以人们就开始冒险,为了最大的利益而冒险。对此,卢天健提出,政府以及相关部门应该针对学术不端行为,采取严厉措施。另外,王鼎盛针对中国当前的学术不端现象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当前中国是否每所学校对老师都要有很重的论文要求?论文对学生拿到学位是否真的如此重要?王鼎盛认为,在中国一些非研究型的高校,给每位老师每年一定的论文要求,存在不合理现象,从某种程度上逼迫了他们学术造假。另外,无论是本科生还是研究生,毕业前都要有论文要求,也会导致学术不端行为的出现。(2012-09-22)

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发布于科学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中美科学家西子湖畔论世界科学界诚信,学术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