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无名英雄,记中科院色林错湖科考

作者: 科学科技  发布:2019-07-31

6月21日午夜零时5分,西藏第一大湖色林错南岸,在经历了近15个小时的湖上漂泊之后,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的博士生许腾,终于走下刚刚靠岸的橡皮艇。在岸上焦急等待许久的科考队员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致敬,科研无名英雄:记中科院色林错湖科考
探秘“亚洲水塔”——第三极“河湖源”科考追踪

和许腾一同出发的十几位队友,同属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江湖源湖泊与水文气象考察队。20日下午,他们在距湖畔营地25公里处的湖面工作平台进行科研作业时,湖面突然刮起大风,掀起两三米的浪头。风浪导致三艘作业小艇均无法正常返航。

新华社拉萨6月23日电 题:致敬,科研无名英雄——新华社记者亲历色林错科考

新华社拉萨10月6日电 题:探秘“亚洲水塔”——第三极“河湖源”科考追踪

天色渐暗,湖面气温低至零下,呼啸的冷风吹得人头皮又疼又麻。手机没有信号,对讲机信号时断时续。在这片漆黑浩渺的水面上,许腾所在的小艇成了一块无法定位的漂移“孤岛”。

新华社记者王沁鸥、曾涛、吕诺

新华社记者 吕诺、王沁鸥、王军、张熠柠

新华社记者随队上湖采访拍摄,所乘小艇发动机曾熄火三次。当两米多高的大浪向毫无动力的小艇拍来时,记者感到,小艇就像汪洋大海中漂浮的一片树叶,而自己就是趴在树叶上的一只蚂蚁。直到上岸数小时后,记者坐在棉帐篷中仍冷得瑟瑟发抖。

21日午夜零时5分,西藏第一大湖色林错南岸,在经历了近15个小时的湖上漂泊之后,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的博士生许腾,终于走下刚刚靠岸的橡皮艇。在岸上焦急等待许久的科考队员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壮美的青藏高原,被称为地球第三极,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其冰芯封存的“无字天书”,湖泊沉积物记述的“前世今生”,暗藏着气候环境变化的真相。

一个湖中怎会生出倾舟之大浪?

和许腾一同出发的十几位队友,同属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江湖源湖泊与水文气象考察队。20日下午,他们在距湖畔营地25公里处的湖面工作平台进行科研作业时,湖面突然刮起大风,掀起两三米的浪头。风浪导致三艘作业小艇均无法正常返航。

今年6月,由中国科学院组织实施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在西藏启动。这是时隔40多年后我国再次对青藏高原进行大规模综合性科考。

“虽然叫‘湖’,但色林错实在太大了,有风的时候,就会有浪。”出发前,许腾曾望着如热带海洋般的碧蓝湖面说。

天色渐暗,湖面气温低至零下,呼啸的冷风吹得人头皮又疼又麻。手机没有信号,对讲机信号时断时续。在这片漆黑浩渺的水面上,许腾所在的小艇成了一块无法定位的漂移“孤岛”。

目前,第二次青藏科考之“河湖源”考察正在“百川之源”阿里地区进行。科研人员开展冰川、湖泊、水文、气象、高寒生态与生物多样性、土地资源变化等多学科综合考察,多角度解读“藏地密码”。

色林错湖面面积超过2300平方公里,比三分之一个上海市还稍大一些。

新华社记者随队上湖采访拍摄,所乘小艇发动机曾熄火三次。当两米多高的大浪向毫无动力的小艇拍来时,记者感到,小艇就像汪洋大海中漂浮的一片树叶,而自己就是趴在树叶上的一只蚂蚁。直到上岸数小时后,记者坐在棉帐篷中仍冷得瑟瑟发抖。

聚焦“亚洲水塔”

有浪为什么还要下湖?

一个湖中怎会生出倾舟之大浪?

高原初秋的傍晚,夕阳斜照草原和冰川,在地平线上留下一道金色分界线。海拔5300多米的阿里日土县东汝乡阿汝冰川前,一面蓝色旗帜高高竖起——这是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队的队旗。“河湖源”冰川与环境变化考察队正在做科考准备。

“与城市里可以看天气预报不同,高原上的天气说变就变。出发时,我们无法判断几小时后、几十公里之外会发生的状况。我们一般看当时天气好就会下湖,不然很多工作都无法进行了。”返回后的许腾,语气中带着疲惫,晃动的手电光亮照出了他脸上的斑斑盐渍——那是咸咸的湖水留下的“纪念”。

“虽然叫‘湖’,但色林错实在太大了,有风的时候,就会有浪。”出发前,许腾曾望着如热带海洋般的碧蓝湖面说。

西藏阿里地区被称作“亚洲水塔”,是印度河、恒河、雅鲁藏布江等河流的源头。这里地广人稀,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冰川寒光凛冽,雪山熠熠生辉,湖泊盈盈如镜,河流奔腾向前……

工作要冒如此危险,收获也常常不多。许腾的“惊魂15小时”里,他和同事仅仅进行了几次操作试验,并没有取到湖底沉积物样品,甚至还因撤退匆忙,不得不将原计划应带回营地的三只锚留在湖中。

色林错湖面面积超过2300平方公里,比三分之一个上海市还稍大一些。

近年来,在全球气候变暖大背景下,这里的一些冰川退缩趋势加剧,高原冰湖出现溃决,洪水频率增加,冰崩等新型灾害出现……

这是许腾连续第二天遭遇“付出大于收获”的一天。19日,他的艇在到达工作平台时,发动机突然失灵,小艇一度在风浪中漂离工作平台几百米之远。队友们又是划船,又是修理发动机,这些湖泊研究者竟干了一整天机械师的活儿。

有浪为什么还要下湖?

“青藏高原的变暖幅度是全球平均值的2倍。‘亚洲水塔’会受到怎样的威胁?”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长姚檀栋院士说,“我们需要了解其变化过程,提出应对方案。”

许腾感叹,在野外科研中,理想的时间表并不容易实现。意外,从来都是科研工作的一部分。

“与城市里可以看天气预报不同,高原上的天气说变就变。出发时,我们无法判断几小时后、几十公里之外会发生的状况。我们一般看当时天气好就会下湖,不然很多工作都无法进行了。”返回后的许腾,语气中带着疲惫,晃动的手电光亮照出了他脸上的斑斑盐渍——那是咸咸的湖水留下的“纪念”。

冰川、河流径流与湖泊这三者的状态,是评估“亚洲水塔”水资源安危的关键。“河湖源”冰川与环境变化考察队队长、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员邬光剑介绍说,冰川加速消融在短时间内可增加河流下游水量,但从长期来看,冰川处于亏损状态,会导致冰川水资源减少甚至枯竭。冰湖溃决、冰川泥石流等灾害,或许也会随冰川消融的加速而更加频繁。

“科研过程充满了不确定性。”此次科考水文与气象考察队湖泊组负责人、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君波说,“有时一天的工作不会有任何收获,一次科考往往也不会带来石破天惊的发现。”

工作要冒如此危险,收获也常常不多。许腾的“惊魂15小时”里,他和同事仅仅进行了几次操作试验,并没有取到湖底沉积物样品,甚至还因撤退匆忙,不得不将原计划应带回营地的三只锚留在湖中。

为了摸清“水塔”中水的现状,科考队或攀至海拔超过六千米的冰川之上,或航行于茫茫高原盐湖,或追寻川流不息的河水,记录温度、深度,测算径流量、湖面面积……

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发布于科学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科研无名英雄,记中科院色林错湖科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