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学说对现代社会科学的积极建构,论唯物

作者: 科技杂谈  发布:2019-09-13

作为人们认识经济现象的最科学的思维方法体系,唯物史观经济研究范式有自己的基本规范:分析主体必须站在工人阶级立场上从事经济研究,这样才能真正做到公正无私,自觉坚持唯物史观及其经济辩证法;承认经济研究对象具有客观性和一定的历史性,为此,高度重视面向实际,调查研究;明白经济研究的目的是为了揭示现实经济形态运动和发展的客观规律;坚持“问题与解决问题的手段同时产生”这一唯物辩证方法论的基本原则,力求从客观存在的经济矛盾中发现解决矛盾的科学方法;坚持用人民群众的经济实践效果检验经济研究成果的正确程度;力求用“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方法”形成理论逻辑,阐释现实经济运动和发展过程中的客观辩证法,使之成为人民群众能够掌握的认识经济规律的工具,并转化为巨大的物质力量。

告别宗教批判,告别法学、政治学与历史学法学派,且扬弃“哲学”,进而“坐实”唯物史观,使得马克思聚焦于社会生活:一方面是对市民社会展开批判,另一方面是借此展开未来社会的构想,这两个方面均是唯物史观的题中应有之义。市民社会的实质是资产阶级社会,是利己主义的天然领域,也是旧唯物主义与国民经济学的专属领域。与此同时,市民社会所指向的物质生活方式的生产,却又构成社会存在的基础和最本质的规定,但是,必须在新唯物主义暨唯物史观中对物质生产进行重新规定,以摆脱其对市民社会的从属性。这同时也是对人本质的新的规定。“国民经济学只看到市民社会”,“旧唯物主义的立足点是市民社会,而新唯物主义的立足点是社会化的人或人类社会”,“人的本质,在其现实性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当马克思提出“社会化的人或人类社会”,并将人的本质现实地归结为“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时,当马克思希望建立与其人类解放旨趣相符合的“惟一的实证科学”即“人的科学”时,即给出了现代社会科学的根本立足点。

2.就连获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斯蒂格利茨这样的美国经济学家,都已提出要“重构美国经济规则”,而一直以来,中国的“西化”经济学家却把美国的经济规则视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这只能证明,中国“西化”经济学家痴迷的,是不科学的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和衰败腐朽的现代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他们在顽固地站在与广大劳动人民敌对的大资本的立埸上。他们的那套私有化主张,势必将中国引向资本主义的深渊。我们的各级干部,真的不能再听信这些人的经济主张了!

唯物史观经济研究方法与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分析方法相比,具有显著的科学优势。就研究一定历史阶段的商品经济形态而言,体现在:前者坚持劳动二重性的基本观点,透过商品经济的拜物教形态,从现象深入到本质,全面揭示出各经济层面的矛盾关系和发展趋势;遵循质与量的辩证法,揭示出不同经济层面的社会性质及其经济数量表现之间的内在联系;坚持一般与特殊相结合,揭示出人类社会劳动时间的节约与分配这个最一般的经济规律,在商品经济形态中的一般表现和不同根本经济制度中的特殊表现,揭示出商品流通与资本流通的共性、联系和区别;从生产决定流通的基本观点出发,揭示出社会再生产应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全社会消耗掉的生产资料如何实现价值和使用价值两方面的补偿;用生产关系决定分配关系的基本原理,揭示出资本主义经济形态的对抗性的固有矛盾和向社会主义发展的必然趋势;提出国家实力和国家优势取决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应当用国际价值论分析和判断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不同国家在国际贸易中的经济利益得失关系;以唯物辩证的发展观为指导,对科学社会主义的未来自由人联合体经济做出科学的预见等。唯物史观的这些科学经济研究方法是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方法根本不具备的。

在马克思之前,已经存在政治经济学、法学、政治学、史学等古典或近代意义上的所谓“社会科学”。不过,正是因为马克思对上述古典或近代的“社会科学”从整体理论到具体学科形态的前提批判,带来了社会科学的近现代转型,并真正开创了现代社会科学。

金沙城娱乐场官网 1

(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唯物史观的经济分析范式:科学特征与实践创新”负责人、南京财经大学教授)

金沙城娱乐场官网 2

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本指导思想,是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的简称,它作为科学地认识人类社会运动和发展过程的思维方法体系,博大精深。我们要在经济领域运用好唯物史观,有必要促进它从哲学方法一般,转化为经济方法特殊。

贯穿历史唯物主义结构的主线,即政治与政治经济学批判。不过,这里的政治批判,不只是资产阶级性质的“政治批判”,而是对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历史的和实践的批判,是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体现出来的人从政治社会的解放。凭借政治与政治经济学批判,唯物史观既与古典政治经济学,也与空想社会主义以及黑格尔的观念论区分开来。在那里,对物的关系的批判要求转化为对人的社会关系的批判,拜物教批判同资本主义制度批判关联在一起,社会存在作为“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亦即“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成为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性概念,由此揭示社会权力何以必然构成与社会实在的紧张与矛盾关系,诸社会关系何以通过内在的矛盾冲突导致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的解体,阶级解放何以经政治解放与社会解放从而达到人类解放,进而构成“现实的人及其发展的科学”。唯物史观必然要定位于批判性的经济、社会、政治与文化理论,这些理论正是现代社会科学的基础。通过唯物史观及其历史唯物主义,马克思将社会科学整体性地带入现代性社会,带入现代性社会主动或被迫卷入的资本主义社会。而且,在古典政治经济学、国家学、历史哲学甚至于实证主义,都直接成为确证社会科学的西方性时,正是通过揭示近代社会科学的资产阶级,同时也是本质的西方性,通过超越西式民族国家并面向人类社会的积极建构,唯物史观得以建构人类性的社会科学范式,进而向非西方世界全面开放,并在成就非西方的民族及国家的独立解放及其社会主义事业中,在开放性的全球视域中,建构非西方的现代社会科学。

5.此书的节选揭露的美国陷入的经济困境,证明马克思的《资本论》、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毛主席主持撰写的《九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等一系列马克思主义论着的思想方法和基本原理,都是真理。我们理应深入领会和认真结合新的历史条件应用这些真理。中国的实际经济工作,惟有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作为指导思想,才能曾强自觉性,克服盲目性。只要真心实意地这样做,对外就能科学处理中国与外国经济的关系;对内就能自觉依靠广大人民群众,从维护公有制占主体地位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做起,调整所有制结构,促进宏观经济尽快走出目前的重大产业结构失衡。

经济辩证法的科学要素

在《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恩格斯把马克思的理论贡献概括为两个方面:唯物史观与剩余价值学说。唯物史观揭示的是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剩余价值学说揭示的则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基本规律。在笔者看来,正是唯物史观与剩余价值学说,促进了西方社会科学的近现代转型,批判性地开创了现代社会科学。

4.马克思根据资本主义经济的基本矛盾,深刻揭示出,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必将最终趋向社会主义。因此,美国有良知的经济学家真要想造福美国人民,消除“1%和99%”的对立,就应转向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站到工人阶级立埸上来,促成经济基础从资本主义私有制转向社会主义公有制,这就只能利用时机,实行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否则,在原有私有制经济基础上“重构经济规则”,就只能是搞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势必无法解决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基本矛盾。

人们唯有深入理解和自觉应用唯物史观的经济研究方法,才能拒绝诸如新自由主义等各种错误经济思潮和思想方法,自觉主动地解决好各种新问题,远离发生各类经济风险的底线,促进国民经济的科学运行和可持续发展,真正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创新。

唯物史观构成现代社会科学的基石,但唯物史观对于现代社会科学的奠基,应当置于一个长时段的历史视域。依马克思当年的判断:“在极为广阔的领域内资产阶级社会还在走上坡路。”基于唯物史观展开的现代社会科学建构,同样来日方长。列宁曾将唯物史观看成是现代帝国主义时代推进社会主义事业的“科学的社会学”。不过,唯物史观同样应当成为理解和批判全球资本主义的方法,并由此展开与当代社会科学的批判性对话。

1.在这篇文章中,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中的头脑清醒者, 如实地揭示出当今美国经济中发生的的社会收人两极分化等现实,并批评他们的包括供给学派的“正统经济学”,对国内经济矛盾已束手无策。这就足以证明,中国“主流”经济学的某些“权威”把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尤其是美国“正统经济学”,美化为科学的“现代经济学”,这是何等的荒谬和浅簿。美国的“现代经济学”面对本国经济问题尚且黔驴技穷,难道能有助于解决中国经济问题吗?

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发布于科技杂谈,转载请注明出处:马克思学说对现代社会科学的积极建构,论唯物

关键词: